E不等mc^2

来到德雷普英雄学院(Draper University of Heroes,以下称作DU)的第二天,连续创业家、智能电网eMeter的CEO和创始人Cree Edwards用整整两个半小时讲述了一个和创业完全无关的荒诞话题。

他既非物理学家也非理论物理专业,但是他想要纠正爱因斯坦在20世纪初期犯下的一个错误——就是那个已经被符号化了的”E=mc^2“方程式。整整两个小时,他从重新定义亚原子层面的物理结构开始,重新定义了一个庞大的科学宇宙观。以下是他的观点重点总结:

现代物理学术界认为”E=mc2“是一个事实,他们错了,这只是一个理论。在亚原子层面没有任何事实,全都是理论(Nothing at subatomic level is factual. It’s all theoretical)。现代物理的许多重大难题无法解决都是受限于将”E=mc^2″看作一个事实,就像15世纪科学家因为将地心说看作而被迫画出非常奇怪?#22902;?#38451;运动轨迹一样。我所完成的这套理论不仅是一个完整?#22902;?#31995;,而且可以妥善地解决这些难题。

我的理论是:所有事物都是能量,但并非所有事物都有质量(因此E=mc2不成立)。时间不是线性的,它没有开?#23478;?#27809;有结束,自然也没有大爆炸一说。所有存在于第四维空间(三维空间和时间)里的事物都是没有质量的能量(massless energy),让我们称之为净能量(Clear Energy)。就像火苗吸收附近的氧气一样,原子核的动力来自于质子吸收其电磁场内的净能量。这些净能量当达到一定的饱和度后会被释?#29275;?#20445;持一个自我稳定状态。黑洞也是如此。另外,电子并不是一个稳定的存在,它是跳跃和?#20102;?#30340;。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家伙病得不轻。是的,这些想法和理论听上去太荒诞了。完完全全的荒诞。但是它?#20174;?#31181;非常出人意料的吸引力。试想一下,一个?#24515;?#20154;对着躺在沙发袋上的四十多个年轻创业者讲了两个小时本该是非常无聊的理论物理,而底下每一个人听取这些荒诞理论的专注程度竟然让整个房间的气场像因为?#25345;?#30127;狂的张力而凝?#22871;?#20102;一样。WOW!

对于我来说,Cree同学这个疯狂的理论是否正确,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让我意识到,当一个人能够突破心理障碍,去质疑最被视作公理的物理规律时,他就获得了一种异常强大的能力:一种重新?#21019;?#36825;个世界上一切的能力。(You are probably saying “Fuck, I can do this, too.” Well, have you?)

科学地来说,我们大?#36816;?#32500;的成长是一个”削弱“的过程。在我们五岁的时候,我们观察这个世界的方式就像一台客观捕捉所有事实的?#38556;?#26426;一样,没有偏见没有教条,所有一切都是可能的。那个时候你看到鸟在飞,你就会问:“我能飞吗?”

然后成年人会告诉你:”不,你不能。“ 我们从五岁开始所接受的绝大部分教育的核心思想都是告诉我们什么是不可能的。想一想吧,一加一是不可能等于一百的,希特勒和纳粹不可能是善人,衰老不可能是后天性状…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个五岁儿童的大脑?#24615;?#26377;超过一千万亿个突触(即神经元之间的链接),而一个成人的大脑中平均只有三百万亿个突触。我们大脑中70%的思维空间在二十年的教育?#38498;螅?#27515;掉了。

数学、历史、衰老的背后究竟是什么,这并不是现代主流教育的核心,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于是我们发现,当成年的我们再次开始观察这个世界时,我们的处理方式更像是一台将“教育”投射到现实中的投影仪,而非一台客观捕捉可能性的?#38556;?#26426;。这个世界上很多我们认为是事实的东西,其实都只是理论罢了。而学校在我们最幼稚懵懂的时候将”事实“灌输到了我们的大脑里,很大程度上让我们失去辨别事实和理论的能力。

这就是为什么,当自称“我连大学都勉强读完”的门外汉Cree Edwards开始挑战E=mc^2时,他至少获得了我全部的注意力。如果你能质疑物理规律,你就能质疑一?#23567;?#32780;其实,每个人都能质疑物理规律。

在?#19968;?#22312;上学的时候,?#19994;奶?#21028;学教授曾经传授给我两个神奇的词。他说,当你面对一个“事实”或是“定论”时,只要提醒自己说这两个词,你就能拥有更多的可能性。这两个词就是:Says whom?

所以记住E可能不等于mc^2,然后像一台?#38556;?#26426;一样,重新观察这个世界。

“The only thing that interferes with my learning is my education.” –Albert Einstein

(”唯一阻碍我学习的,是我所接受的教育“ — 艾尔伯特·爱因斯坦)

  1. 在我们自己的学识逐渐丰富起来的时候,我们的学识?#19981;?#25104;为阻碍我们获得新想法的瓶颈。所以我们需要保持Critical Thinking.

  2. ?#20063;?#19981;以为然。这并不是一个很正面的例子,从中得出“应敢于挑战权威”这个感悟也颇为牵强。科学史上有很多更合适的例子在逻辑上才能导致这个感悟。学习科学的人,当遇到一个新理论的时候,每一步理解都应该尝试反问为什么是这样,有没有别的可能,经过千百步反复的反问和挑战之后,才会接受这个理论。不管这个理论是Einstein的还是这位Cree Edwards的,都需要学习者经过这样一个严谨的学习和质疑的过程。而Einstein的理论之所以被接受,正是千千万万这样严谨的学习者从不?#29616;?#30097;到最终认同的结果。我们相信它也并不是因为千千万万的人相信它,而是我们本人也经过了这个学习的过程。对于一个没有学过物理的人,没有经过反问Einstein的过程,那么在此人的知识体系里它就该被打个问?#29275;?#36825;才是科学学习者?#22902;?#24230;。得到一个完整的物理世界观、统一理论并不是fantasy就能想到,这极?#27515;?#38590;,需要大量数学推理和证据。当有人试?#32426;?#36807;(只在局部逻辑成立的)幻想来塑造这样一个世界观,那么和中国古代五行八卦、周易并没本?#26159;?#21035;。事实上我想说的是,怎样提出一个正确的问题才是最困难的。它需要?#24049;?#30340;教育、常年严谨的学习态度、大胆假设小?#37027;?#35777;,这也是一个成年科学学习者强于文中提到的孩子的地方。?#24049;?#30340;教育、严谨?#22902;?#24230;并不导致盲信教条、想象力僵化,而是恰恰相反。科学正是在这种合理?#22902;?#25112;中前进的。我认为这位Cree Edwards应该更多在自己了解的领域去质疑去想象。一些人都在以挑战爱翁作为“敢于挑战权威”的勋章时,恰恰证明这些人并不了解什么是科学,什么是critical thin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