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人生中艰难的二选一?

人生是由一个个艰难的二选一组成的。这是句废话。

这篇文章,是为了分享我们该如何做出艰难的二选一的一些心得。我将它分成了三部分:

  • Part 1: 人生中那些艰难的二选一,为什么艰难。
  • Part 2: 大部分人在做艰难的抉择时,犯的重大思维错误。
  • Part 3:?最后才是你想要的终极答案。

Part 1: 关于人生中艰难抉择的三个真相

四个小孩被捆绑在车轨上,火车正驶向他们所在的轨道。而在旁边一条轨道上,只捆绑着另一个无辜的小孩。你的面前是一个按钮,只要你选择按下这个按钮,火车就会切换到第二条轨道,最终只杀死那一个小孩。你都不认识这些孩子。选择权在你的手里,第一条轨道和第二条轨道上的小孩都正无助地看?#26049;?#26041;的你……你会选择什么?

你意识到了关于人生中艰难的抉择的第一个真相:没有一个选择比另一个更好。

其实人生中的很多选择都是这样的。在「减完?#20160;?#26377;?#26102;?#31359;比基尼」和「好吃好喝了老娘活得才开心」之间选择。在「一个惊艳了时光」和「一个温柔了岁月」之间选择。在「追求梦想的不负责任」和「平庸一生的可怕」之间选择。每个选择都有它正确的理由。没有一个选择是错的,也没有一个选择比另一个更好。

那么艰难的抉择之所以艰难,是不是因为这两个选择其实是一样的好或者一样的坏?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艰难的抉择就简单了——我们只要随便选一个就好。

让我们来验证一下这个假设。

从逻辑上,我们知道,如果你给两端一样好或者一样坏的天秤的一?#24605;由?#19968;个砝码,天平就会朝那一边倾斜。那么我们让上帝默默地在第一条轨道上,绑上第五个孩子。

你看着两条轨道,突然发现「被动地看着五个而不是四个孩子送死」和「主动地杀死一个孩子」之间?#38590;?#25321;依然艰难。于是,逻辑验证完毕。它们原先平等的假设不成立。

这就是关于人生中艰难的抉择的第二个真相:尽管一个选择不比另一个更好(真相一),但它们也不是一样的好或者一样的坏,所以你也不能?#23376;?#24065;解决问题。

绝望中,我们萌生了一种思维:如果我们可以在面对任何一个艰难的二选一时,看到两条道路未来50年分别会发生什么,选择就会容易许多。

上帝笑了笑。他把未来50年的道路放在了你面前。

如果你选择了那份年薪一百万的工作,你的物质生活会变得非常宽裕,但会有两次不怎么成功的婚姻,在五十年里,你经常会对自己的人生感到迷茫。而如果你选择了那份自?#21917;?#29233;的工作,你的人生会很精彩,但是——你依然会失去你最爱的那个人,你一直颠沛流离,在五十年里,你依然时常对自己的人生感到迷茫。

然后你发现了,人生不是有单线主题的完美剧本。它从来不会鼓吹功利主义的成功,也不会赐予理想主义者他们想要的那种遍体鳞伤。你经历的痛苦比预想中更痛苦,而快乐也并非期望中的那种快乐。

最后,你发现了关于人生中艰难的抉择的第三真相:即使你完整的知道了未来剧情的发展,艰难的抉择还是不变的艰难。

这便是关于人生中艰难的抉择为什么如此艰难的三个真相:

没有一个选择比另一个更好或更坏;两个选择又不是一样的好或坏;即使有了完整的信息,它们依然同样的操蛋。

 

Part 2:?我们?#36828;?#30340;最大?#27605;?/h2>

于是,工作中经验丰富的你撕下一张大白纸,掏出一支笔,当中画上一条竖线,开始罗列两个选择之间的Pro & Cons。

如果你面对的真的是艰难的抉择,那么108个小时之后,你会在白纸上看到写满了的18个Pros和15个Cons,还有一堆树状的思维导图。同时,逻辑异常发达的你的头发?#37096;?#25481;的差不多了。

但是,你仍然无法在这两个选择之间画上一个大大的「>」或者「<」或者「=」。

你有没有想过这三个符号本身存在着问题?

当你用这三个符号来判断两个选择的时候,你已经下意识地做出了一个假设——你觉得“伦理、道德、美貌、责任、善良、?#25165;?#21696;乐”这样的价值,是可以和“体积、长度、重量、分数、收入、成本“这样的科学价值一样用尺子衡量的。

换句话说,你觉得科学的逻辑思考是寻找这个世界真相的唯一钥匙。这就是你?#36828;?#26368;大的?#27605;蕁?/strong>

事实是,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里。

一个是客观的世界:苹果比橘子更偏红色的,足球场比篮球场要长77米,把服务器?#24248;?#22806;搬到国内会使得网站平均?#26790;?#36895;度提升1.3秒从而使得?#27809;?#36339;出率降低25%(这是你比较擅长的那个世界)。而另一个,是主观的世界,一个叫做“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应该做什么”的世界。这两个世界有着两种无法互相比较的衡量标准。

当我们越聪明,我们就越容易尝试用「科学逻辑世界」的成功经验去努力分析「我应该做什么的世界」?#38590;?#25321;。然后你的头就秃了。

面对艰难的抉择时,我们之所以痛苦和纠结,是因为我们的科学?#36828;?#21578;诉我们这两个选择里一定有一个是更正确的。

事实是,没?#23567;?#26356;正确的那个选择”。

尽管你的逻辑可能无法接受,但是在「我应该做什么的世界」里,存在着除了「>」、「<」、「=」以外的第四种价值关系。就让我们称它为「>=<」。

喂喂喂,大叔你怎么开始卖萌了。

不是,我这不是要跟你讲答案来着。

 

Part 3: 一个个决定性的机会

遇到「>=<」时,大部分人都很痛苦。但其实,「>=<」是少数让人生变得有意义的时刻。

我们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做着简单的决定,也就是「>」、「<」、「=」的决定。这当中也包括了“把服务器?#24248;?#22806;搬到国内会使得网站平均?#26790;?#36895;度提升1.3秒从而使得?#27809;?#36339;出率降低25%”这样看似复杂但其实简单的商业决定。

换句话说,所?#23567;?gt;」、「<」、「=」的决定都可以由一台超级电脑通过无数次枚举的方式得出结论。

从某种角度上看,在面对这些简单的决定时,我们就是「>」、「<」、「=」的奴隶。地球上无数个看似不同的?#39542;?#20010;体都只有一个同样的正确答案。那个答案和一台电脑的一样。

但再聪明的电脑都无法做出「>=<」?#38590;?#25321;。这就是为什么那些艰难的「>=<」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在人生忙忙?#24503;?#30340;几十年里,这一些艰难的二选一让我们终于有机会做出属于我们每个人?#38590;?#25321;。

忘掉逻辑上已经被完爆的「>」、「<」、「=」。我们终于可以问自己:“我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20426;?/p>

我想要成为「减完?#20160;?#26377;?#26102;?#31359;比基尼」还是「好吃好喝老娘才活得开心」?我想要追求多少梦想?我想要承担多少责任?我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妻子或丈夫、一个怎样的女儿或儿子、一个怎样的妈妈或爸爸?

我们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只能随波逐流,没有多少次这样向内审视、定义自己的机会。而「>=<」的这一刻,你想成为谁,你便做出怎样?#38590;?#25321;。你的人生只有这些时刻是自由的。

这就是“如何面对人生中艰难的二选一?#20426;?#30340;终极答案。它可能不是你期待的那种答案,至少,它不是伸手党会想要看到的那种标准框架,这种标准框架只存在于「科学逻辑世界」里。这个终极答案,更多的是看待「人生中艰难的二选一」的一种视角。

我们之所以很痛苦,是因为我们害怕选错。但现在无论你是逻辑控还是逻辑盲,你?#23478;?#32463;知道了,没有更正确?#38590;?#25321;,没有标准框架。恰恰与我们的第一?#20174;?#30456;反,这些人生中艰难的二选一是宝贵的机会。那些通常决定我们正确与否的逻辑理由全部都不管用了。只有在「>=<」的世界里,我们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理由——无论它在其他人看来有多扯蛋——并用这种理由证明我们独立的存在。

这也就是为什么[>=<]并不是人生中的苦难,而是难得的礼物。

This essay is largely inspired by Ruth Chang’s TED Talk on the same subject. ?

  1. 看了ted talk,我猜测,人在选择哲学或律师的时候,实际是在选择什么能使自己更快乐/幸福。然而快乐/幸福是一种来自外界的感受。即使是通过追求得到的,主动选择并不?#36828;?#24102;来幸福。如果上帝没有出手,一个人从业一段时间后心中哲学?#19968;?#32773;律师恐怕和选择之前是不同的。所以不会摆脱信息匮乏问题。除非,不为了快乐/幸福,为了”我要成为哲学家”。

  2. 面对艰难的抉择时,我们之所以痛苦和纠结,是因为我们的科学?#36828;?#21578;诉我们这两个选择里一定有一个是更正确的。事实是,没?#23567;?#26356;正确的那个选择”。

  3. ????老师?#23458;?????????#23458;?#33151;模?????????#23458;?#22899;?????????#23458;?#38795;交????????美眉美足网????hTTp://T.cN/R6zTxc2